duches

山水有相逢:

汉东的“政治存在”

Recap:沙瑞金林城考察结束之后,高育良找沙瑞金打算汇报李达康的事情,并把丁义珍出逃告密者的罪直接箭指李达康,并告知沙瑞金,李达康的老婆欧阳受贿。旁白说高育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,打算置李达康于死地,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还未等开口,沙就先给李达康点赞,这让高育良很被动,按常理说高育良应该知难而退另择时机,但是高育良反而一二在再而三的继续抹黑李达康,即使不断的被沙挡回去。既然一把手的省委书记这么直接的保护李达康,旁白里说是因为他必须要宣示他的政治存在。


其实这段戏看第一遍的时候,说实话我没看明白的,而且想不通,高育良既然知道一把手拥有绝对权力,为什么还逆上而为,这不是一个政治家做事原则 ,甚至不是一个情商高的人的做事方式。如果单单说他政治水平不高,看不清楚形势,这不直接把他变成另外一个祁厅长了嘛~这个人物还有什么意义存在?甚至zhihu上还有一个1k的高票答案说他手法拙劣。
作为这个剧里唯一可以比肩沙瑞金的政治家,这个说法太可笑了。我一直想找到政治存在到底是什么意思,很遗憾根本没有人再分析这场戏,我估计99%的人和我一样要不是没看懂,要不是就是压根没关注。我终于在一个香港网站上找到了一篇评论,才恍然大悟,像是我这样的吃瓜群众还是政治水平太底。因为不能转载,我大概复述下作者的看法和观点,希望来反驳下zhihu那个高票答案吧。


-------------以下为复述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什么是高育良的政治存在?
一、他的权力大到影响汉东政治局势。他是汉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,在省委书记到位之前,他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。另外一个专职副书记应该是省长,省长基本没有镜头,可以理解为省长直接被架空了。
二、他资格老。他在汉东地面为官数20几年,对汉东官场了如指掌。
三、他关系广。他是传说中的汉大帮的首领,曾任汉东大学政法系主任,门生故吏遍布整个汉东官场,如果常委会上在有几个盟友,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。
强势的逼宫沙瑞金,就是想让沙瑞金知道,即使你是一把手也要顾全大局,不要和我“闹掰”,如果要“搞事情”也一定没有好果子吃。如果李达康或者是其他人真的有什么事情,你也不一定能保住。这是一种直接的宣示的zz存在。
这也不是高育良第一次zz存在的表示,回到第一次常委会,沙瑞金直截了当甚至指名道姓地说祁同伟为了讨好他,跑去陈岩石家里扫地松土的事,还不忘调侃祁是一个干农活的好手。李达康抓住机会火上浇油,说出祁同伟是靠吹吹捧捧升职,为了拍前任省委书记赵立春的马屁,生怕不够生动,还拿来哭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 。眼看再这么说下去祁同伟不但升副省长无望,恐怕连以后的政治前程都要毁于一旦,高育良挺身而出:祁当时哭坟有可能是触景伤情,再说哭坟也没有违反党纪国法。这两条辩解理由很明显非常地苍白无力,但这种情况下他必须的说,而且得强势地说,这就是在宣示政治存在,就像是一个有实力的恶霸做错事了,受众人指责时反而高声说:老子错了吗,你要干吗?你动老子试试?(注:后来在和吴老师的对话中,高也承认这也是没有办法,做给其他人看,原话是说“如果组织部一反对,我就缩头了,以后谁会跟我。”而且汉东是没有秘密的,即使省常委开会。第二天厅长就表示感谢老师力挺,高小琴直接在第一次见侯亮平的时候就说,沙书记都说了干部还没有人民群众素质高,至于这话怎么传到高小琴的,细思及恐)。
然后作者表示政治宣示一般都是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才出现。在头号大弟子祁同伟被人众口铄金,政敌李达康亲自出战的情况下,对于高育良来说,这种宣示政治存在其实也是一种政治求和,AKA以战养和。大概意思是,我知道你想保护李达康, 你也可以不提拔祁同伟,但是如果你要是想把祁同伟弄下去,我也不会让李达康好过,最好的结果是各退一步,合作共赢,再创造一个政治平衡,你可以让李达康当省长,祁同伟最好也能当副省长。
当然大家都知道,这种强势是给汉大帮其他人看的,在这个权利重新洗牌的时候,汉大帮的地位要保住,他的政治影响才能存在。因为高没有当上省委书记,导致祁同伟不断讨好李达康,如果这样下去,汉大帮不用沙铲除,自己就散了。所以这个政治存在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得已而必须的选择。
-------------以上为复述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除了2次精彩的常委会,还有2段戏在描述政治生态上也是重量级的,一个是侯亮平到汉东后第一次拜访高老师,谈起10几年前在吕州搭班子和对李达康的描述,交叉剪辑李达康对沙瑞金的描述当年吕州和对高育良的评价,基本上这就是赵立春时代官场生态的横截面 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可以说李达康不一定是李达康,高育良也不单单是高育良,这段戏可以扩写出大文章。可是这段戏被陆毅演成了小学生听故事,直接使得所有人都只记得背锅侠的梗了,遗憾呀~
另外一段就是高育良和沙瑞金的这场看似是汇报李达康的情况,实事上也是政治较量的一部分的戏。这段戏极为深刻,可是维度太高,大多数人不明白,我不看评论也一头雾水,所以也就很少人谈起。
人民这戏,我最最最遗憾的部分是编剧在最后把汉大帮写没了,最后直接导致,如果你看完整部戏去分析高育良,觉得他的好多决定和选择是没有前因而只有后果,政治智商忽高忽低。其实想弥补不难,只要拿出黄毛一半的剧情时间,加1个新的人物的剧情,在侯被停职之后就可以了,这样也不至于在30集后主线剧情断裂式结束。
戏剧毕竟是戏剧,如果只是局限在戏剧本身,还不如去看武侠小说网络文学过瘾。如何准确描述戏剧背后的大背景,才是一个优秀的编剧最难也最有挑战的一项充分条件。相对于西方的集体编剧制度,中国的编剧的作品似乎打上了更多个人的印记,编剧个人对这个国家政治人民生活的看法和理解,也许不能符合这个大时代不同人的看法和理解,但是每个人对这部戏的解读,是不是恰恰也是对这个时代的解读的一部分。这也许就是这部艺术水平并不是很高的戏,但是引起这么高话题的原因呢?
上周看到张老师在人民网采访时说,他认为为什么省委开会会吸引这么多人的兴趣和关注,他认为大家抱着猎奇的心态,因为在生活中看不到距离太远了。如果他说的对。是不是也说明大众是渴望关注ZZ生态的,渴望了解更高的权力运作,渴望参政议政(有没有能力是另外一件事情)。

第一张图事随机选的;
第二张图是高育良办公室马上要退回去的新的电视,hahahaha😀


PS:我没说什么keyword,应该不会被和谐吧~我真的好懒呀,这个我想写一个月了,不是因为一个项目停了,我估计就永远写不出来了。

大俄粥油条:

记者:您跟胡静老师牵着手走过来,是特意设计的小环节吗

许:没有啊,她站我身边,我就特别下意识地牵着她手过来。

记者:但是网友都说祁琴终于秀了个恩爱,很开心

许:【hhhhh(p1)】

我倒没这么想,因为演员拍戏的时候相处得特别特别融洽。因为胡静也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,我们在剧组很开心。她今晚穿了一个高跟鞋不好下来,走路都走不稳,所以呢,女孩子身边应该有先生来陪伴着,每一个男士都应该,今天呢我们这个人民的名义大团体里面,她一位,

【应该在我身边的就这么一位,所以我一定要拉着她的手,祁同伟不拉谁拉呢?(p2)】


via http://www.miaopai.com/show/uA0XP3ZtMM~Dq754aXco2uGyqFpqUmn9.htm


p3、4,红毯

via http://www.miaopai.com/show/9JUQO5jE3Tt1lxfnkzJBDWr1FIx43kfS.htm


p5,领奖

via http://p.weibo.com/show/channerWbH5/1034:16c8a2b7b249a70a035910deac24b73b

甘:

"这世间 唯有深情留不住 你和他之间的感情 就像是那一场连绵了三天三夜的雨 第一天下雨 本以为要雨过天晴的时候 还要再迎接两天的阴天"
"愿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"
"愿世间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 苦乐悲喜 得失中尽致淋漓"

小高总的笑容由我来守护♡♡

山水有相逢:

这是今天偶然看到这段戏,蛮有意思的,秉着一学一练的精神,问题如果下:

1.祁厅长真的想该换门庭嘛?

2.高小琴既然告诉了厅长,该换门庭是大忌,为什么又要祁厅长拿出几个大鱼投靠新书记?

3.为什么祁厅长不肯拿出几条大鱼投靠新书记?

4.祁厅长为什么认为新书记会吓到?

5.请举例说明,每次祁同伟和高育良立场完全不同,高小琴都是怎样调和两人矛盾的?

用命换“胜天半子”——寒门出头,“祁同伟”原本还有哪些路可走?

快易君聊周易:



《人民的名义》落幕,剧中的人物都有了各自的结局,其中祁同伟的结局最令人唏嘘。





你曾是少年,却被世俗遮了眼





祁同伟身上的一个标签是“凤凰男”,代表着出身贫寒的男性,通过自己的奋斗获得成功,成为“鸡窝里飞出来的金凤凰”。




表面上看,祁同伟毕业后分配到工作,一路平步青云,担任了厅长这个要职后,若没有变数,下一步就升迁副省长,更不用提之后大好前程。


或许他真的能如愿以偿。但他所有努力,都湮灭于一声枪响。




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同学,上学的时候他很优秀,成绩总是前排,积极向上,是家长口中的好学生,老师表扬的对象。


可是到了毕业分别多年,要么没了消息,要么再见面却是另一幅模样:不是变得沉默了,就是变得油腻了。


有那么一瞬间,你也会疑惑,他身上散发的光,那一股朝气,到底去哪了?


是岁月那把刀,无情地改变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么?




然后你发现,以前班上成绩好的,不如家境好的;会做题的,不如会做人的;最努力的,不如运气好的。





成人的标志之一,就是认识到现实世界里残酷真理:努力了不一定有收获。


我们背下了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”,却忘了“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”。






中年的祁,穿着白衬衣仍有几分英俊,可想而知,当年他也是散发着阳光的少年。




在他被梁璐的父亲调到山沟里时,这个少年犹豫了。


在他跪下求婚之后换来了大好前程时,他开始迷失了。


在他挨了三弹,换不到与晋升时,他绝望了。




他有过纯真的爱,也有理想,这些都捣碎了,变成了无尽的贪婪和对世界的怨恨。


我们同情他,不过是看到了曾经心怀梦想的自己。








得不到的,永远在骚动





几年前曾有一篇文章,叫作“ 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 ”,其中所反映就是就是人与人难以横跨的鸿沟。




同样的才干和勤奋程度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要比寒门出身的人更容易,也更多地获取成功。


更不用说,在汉关系决定晋升渠道,易学习和祁同伟的路就成了对比。


如果没有沙瑞金的出现,没有对这种规则的打破,那么他们的未来都已经写好了。




有人批评祁同伟,认为在相同的情境下,有人选择了坚守,而他却自甘堕落。




在西方伦理学里有一个词,叫做“道德运气”。发明这个概念的人认为,如果一个人没有身处困境,他就永远都可以表现得十分道德,他比起那些在困境中做出不道德选择的人相比,只是运气更好一点。


简单的说,你骂我是坏人,只是因为你没有机会去做坏人而已。




所以那些道貌岸然、居高临下的批评让人反感,大家同情祁同伟,不就是因为我们也一样在生活中面临着抉择和挣扎么?




自幼就受贫困之苦的他,在默默无闻和向上晋升之间,选择了后者,无可厚非。


就像不得不在爱情和面包之间做出选择时,穷人家的孩子更容易选择面包而已。




即便当上了厅长,他还是很急切地把握住副省长的位置,那些溜须拍马的丑相所暴露的,除了人性的贪婪,还有内心深深的不安全感和对匮乏的恐惧。


就好像经历过饥饿之苦的人,在富裕之后会看重吃饱比吃得健康一样,饿已经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



而祁同伟的错,就在于忽视了他的行为可能伤害了许多和他一样出身贫寒的人,认同了伤害他的恶,为虎作伥而不自知。










“胜天半子”的误局





祁同伟常挂在嘴边的“胜天半子”出自于短篇小说《天局》。




这篇小说写得荡气回肠,讲了一个棋痴在冬夜里以石头为棋子与幻想中的“天”对弈,最后以自身充当一枚棋子,跪死在棋盘一角得胜。




从艺术角度讲,这篇小说不错,但祁同伟却把故事人物投射到自己身上,觉得自己即便付出代价,也要与不公的命运抗争。




他确实付出了代价,但是所谓的“天局”,却是天大的误局。




人是自然中的一份子,而不是与自然对立的存在。“胜天半子”和“人定胜天”一样,是一种世界观上的误区。


反抗一个操弄自己命运的天,一个亏待自己的世界,就等于是把愤怒洒向一个错误的假想敌。








祁同伟应该怨恨的是不公正的规则,而不是命运。





在他年轻时,有陈阳一家帮助他,还出钱让他上大学。


他与高小琴的发生关系,生出了难得的惺惺相惜之情,并有了孩子。


命运其实不亏待他,何况还有更多悲惨委屈的人甚至不被注意到。




他向恶低头时,牺牲掉了自己的尊严和理想。但内心的高傲没有磨平,他保持着愤怒,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尊严。


可以说,他是一个男人,是条汉子,但是走错了路。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


如果他能平缓温和点,不急功近利,或者从文从商,都不一定会把自己走成死棋。




命运仍然在我们手中,我们走的每一步,其产生的结果构成了我们的命运。


与其说向命运抗争,不如想清楚,我们想要得到什么,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承担什么样的结果,让自己活得更坦然点。






毕竟,祁同伟的结局是一个悲剧,他和他所在乎的人里,没有谁是赢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