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uches

陆亦可x高小琴(之小凤妹妹强撩吴老师?)

自诩万古第一狂.:

高小凤懒懒的坐在飘窗上,脚边是从姐姐书房里偷来的几本书,看起来封面花花绿绿,原本以为会很有趣,至少是本故事书,结果净是些金融贸易的资料。悻悻地丢在一边,摸到手机一条未读消息都没有,“无聊。”,高小凤烦躁地挠挠头,“姐~姐~高小琴高小琴高小琴!”
“怎么了?”,高小琴抱着一沓文件夹走进来。
“姐,你陪我出去逛逛好不好嘛~”,高小凤拽着高小琴的衣角,嘟着嘴一脸无辜。
高小琴看看可怜的妹妹,又看看手里的文件,如果今天不处理好明天只会越积越多,于是她狠下心来摇摇头,“不行。”
“你一点都不心疼我。”,高小凤委屈巴巴地蜷进沙发里,“你不陪我玩我去找别人玩。”,结果翻开手机通讯录发现都是在香港的朋友,“诶?吴惠芬!”,高小凤一拍脑门,“姐我出去一下,晚上不回来吃饭啦!”,说着抄起茶几上那本《万历十五年》就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。
“派人跟着高小姐。”,高小琴料定高小凤是去找吴惠芬,心里不放心,可也不好明跟着,于是吩咐了人暗地里保护她。
再说高小凤刚钻进车里就拨通了吴惠芬的电话,嘟嘟几声之后传来一声懒倦的女声,“你好,请问......”
“吴姐姐吗,我是小高!”
“哦,小高啊。”,吴惠芬原本昨天熬夜备课,她虽然辞掉了汉东大学的工作,但是闲暇时间也在一所私立高中代课。她也不是为了钱,纯粹是舍不得离开讲台。熬了一夜刚想去休息手边的手机就震动起来,陌生的号码她本不想理会,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接了。结果,来人一开口就让她心里剧烈的一颤,睡意全无。
“吴姐姐,你马上有空吗?我有几个明史方面的问题想请教你?”
“你是打算拜我为师了吗?”,吴惠芬笑起来,“你先过来吧。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好吗?”
“嗯嗯嗯!”,高小凤兴冲冲地挂掉电话,瞟了一眼地址就把手机往后座一丢,“出发咯!”
吴惠芬那天给高小凤留下电话是一时兴起,提出要教她历史也有几分跟高育良赌气的意思,现在高小凤真的要来见她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。一会儿找茶杯找茶叶,一会儿收拾客厅,一会儿又想是不是应该去买点菜。门铃声响起的时候,吴惠芬正拿着扫把怔怔地站在客厅,一听到动静也顾不上别的了,把扫帚丢到一边,草草拢了一把头发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。只见高小凤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只鸭,咧着嘴甜甜地喊了一声,“吴姐姐~”
“你这是......”,吴惠芬的注意力此时完全被高小凤手里的一对家禽吸引了。
“见面礼!我知道第一次上门不能空着手,正好你家旁边就是个农贸市场,我就去买了小棕和小灰。吴姐姐你喜不喜欢?”,一面说一面把鸡鸭拎到吴惠芬面前。吴惠芬哭笑不得,不知道是该说谢谢还是什么,只好把高小凤迎进去,吩咐保姆王妈把鸡鸭拎进厨房。
“随便坐,我去给你泡茶。”
高小凤刚坐下来,就看见茶几台面下压着高育良的照片,那应该是高育良还算年轻的时候,头发也没有那么白,皱纹也没有那么多。在高小凤心里,高育良是个好人,风趣儒雅有风度,说起历史来侃侃而谈。她遇上他的时候年纪还小,只知道赵总安排自己去服务一个大官,让那个大官喜欢自己。事成之后许诺给自己十万块。十万块,这是当时仅仅是一个小服务员的高小凤想都不敢想的,于是她答应了。她想如果有了这笔钱,她就可以带着姐姐回家了。她不喜欢城市,直到现在还是不喜欢。
姐姐知道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。她说,小凤,我替你去好不好。他们都认不出我和你,我替你去好不好。
从前一直是这样,赵总和杜总每次喊人来找小高,都是姐姐代替她去。她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姐姐每次回来都会洗很长时间澡,后来姐姐突然有一天就怀孕了,她不明白为什么姐姐都没有结婚就有了孩子,再后来姐姐的孩子就没有了。直到听到别的服务员私下议论高家姐妹陪赵总睡觉,高小凤才知道姐姐为什么每次都顶替她去,又为什么会突然怀孕。
那这一次,也该让她去保护姐姐了。
于是她顺从地依照赵总的吩咐一面训练礼仪,一面突击恶补明史。等她终于能熟练地说出对《万历十五年》所有章节的看法的时候,她遇上了高育良。那个时候高育良是吕州市委书记,应邀参加一次剪彩。高小凤被安排替他别上胸花,她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才能牢牢抓住高育良的目光。果然,当他们聊到明史的时候,高育良一下就被她吸引了,夸奖她见解独到。再后来的事,无非就是她被赵瑞龙像礼物一样送给了高育良,高育良也把月牙湖那块地批给了赵瑞龙盖美食城。高育良对她很好,像宠爱女儿一样爱惜她,后来甚至在她怀孕的时候,如约和结发妻子离婚偷偷娶了她。可她始终不清楚,自己对高育良,到底是爱情还是什么呢。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61)

  1. duches今天又是桂芬儿的小迷妹😎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琴瑟和鸣今天又是桂芬儿的小迷妹😎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