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uches

杜马盖地潜水度假行

遇见:

   

对于亚洲潜水来说,马来西亚,泰国,菲律宾,印尼可能算是最常规的目的地了,潜过了大马和泰国,都说先到菲律宾练练,才能对付印尼的大流。于是在这个5月,趁着台风季节还没来,赶紧走一趟菲律宾。


对于喜欢看大货来说,鲸鲨,Manta,翻车鱼可能是潜水必看的圣物,上次在斯米兰没有看到鲸鲨和Manta,一直念念不忘之中,如果一次不能看全,那就只能分开计划,而菲律宾的Oslob,必定能看到鲸鲨,虽然说有渔民喂养的成分,但也好过日日思念而不得见。于是以Oslob为目标,定了离Oslob最近的可以飞机到达的杜马盖地,况且杜马盖地还有菲律宾十大潜水地Apo岛。


匆匆忙忙买了宿务太平洋航空,对于经常0元促销的廉价航空来说,来回4程3000元已是天价,但没有办法提前很久作计划,而且5月可能是菲律宾适合潜水的最后一个月,也不想再等到半年以后,于是任性地出发了。


晚上1点的飞机,5点半到马尼拉转机,入关,在机场吃个早餐,再飞1个小时,8:30就到了杜马盖地,倒是很高效的红眼航班,飞机上戴了眼罩呼呼地睡,虽然姿势别扭很不舒服,但几乎不占用白天时间的安排还是让人觉得很高效,想想在上海不到9点也就是一天的工作还没开始,而我们9点不到已经开始一天的玩耍了,觉得特别幸福。而在菲律宾的日子,确实每天都早起,不乏早上5:30或者6点起床,最晚8点出发,早起作为游玩来说,相比工作,总是会觉得幸福满满。


出了杜马盖地的小机场,打个嘟嘟车100P去酒店,杜马的嘟嘟车都是两轮摩托改造的,在边上焊接一个车斗,车斗前面坐人,后边载行李,有点象边三轮,简陋而又实用,常常看到车上大大小小挤了十一二个人,让人惊讶不已。而且几乎每一辆都不一样,都是电焊工即兴创作的吗?


很快到了酒店,因为太早还不能入住。于是存了行李,出去觅食。来之前看了攻略,很多人推崇lab-as,嘟嘟车20P,后来杜马市内基本都这个价。嘟嘟车沿着海边走,堤坝外就是海,很多小孩在海里玩耍,水中翻跟斗倒立等,在杜马盖地的几天里,一直看到小孩在海里游泳玩耍,好象不用上学似的,学校里空空的没人,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放假了,还是说上学不重要,只要尽情玩。


很快到了lab-as,还没营业,一个老板一样的人把我们领到边上的餐厅,说这一溜三个餐厅食物一样价格一样,走到二楼,楼上已经有很多人,不过电视机开得好大声,很吵很吵,于是嫌吵,到楼下找个地方坐。在等餐的过程中,不断看到有客人进来,而电视上播的拳击解说始终激昂不已。来之前有看攻略说这里流行斗鸡,难道也爱屋及乌喜欢拳击吗?给人一种感觉象是全民爱拳击,后来才知道当天5月3号是梅帕大战,菲律宾人都在支持他们的英雄帕奎奥。


一会饭菜上来,没有特别惊艳的,倒是他们加了蒜粒的炒饭挺香挺好吃,后来每天早饭都点蒜粒炒饭吃。


吃完饭去定潜店,之前看的攻略觉得Scuba ventures比较适合,但到了之后,当天周日居然关门不营业,于是各种纠结,攻略提到杜马的潜店,Scuba ventures算是好的,而另外一家我却偏偏记不起名字,旁边的Harold' mansion inn楼底也提供潜水,小小的房间让我以为只是Harold客栈附属提供潜水而已,于是一直想上网把看到过的最大潜店名字找出来,但偏偏没有加书签怎么也找不到,不得已在Harold定了第二天Apo岛一天三潜,直到第二天一早到了潜店门口,看到三辆Harold的车,才意识到原来我要找的杜马最大潜店就是Harold,原来在潜意识里一直以为Harold只是有名的客栈,而其实同时经营潜店和客栈,可能潜店的名气更大一点。算是无奈也是误打误撞中订对了,这也算是一切都是上帝最好安排的一种体现吧。


定好潜店之后也中午了,浑身汗黏黏的想回去看看酒店能不能入住好洗澡换衣服,到了酒店却发现还不能入住,于是逛到后面的Robinson超市买了芒果和冰淇淋,拎回酒店大堂,等吃完冰淇淋也还不能入住,于是打了个嘟嘟车去massage,热油压加脚摩套餐两个小时420P,真的好便宜,技师手法不错,按摩中睡着了。


作为吃货,晚上出来找海鲜,看到海边有排档,一种油炸的长条,配上酸甜的酱汁,味道也还行,看当地人都在吃鸭蛋,要了一个,才发现是毛蛋,里面都已经是小鸭子了。很多当地人在吃海边排档,可能这些就是他们的晚餐了,觉得他们都吃得很少。问了坐在边上的当地人,哪里有卖海鲜卖鱼的市场,他却不知道,后来看看各家餐厅里的食物,当地人的饮食确实主要以烤鸡为主,很少海鲜,有的也就一些虾,还有一些加工过的鱼肉。排档上只是好奇尝了一点点,吃完排档在海边一家家餐厅找海鲜,进去发现都没有什么特别的,连有名的中餐馆Chin long也没有我们想要的蟹虾鱼以及贝壳类,更不要说海胆,难道来之前期盼不已的攻略上超级便宜的海胆只是传说吗?找了很多家餐厅无果,郁闷不已中回到Robinson后面的餐厅点了鳕鱼,牛排和pizza,只是在这海边,没有理想中的海鲜大餐,却只有在我们自己城市里也能吃到的通常食物,虽然味道还行,终究是一种遗憾,海鲜啊海鲜,到底在哪里?


第二天5:30起来,外面在打雷下雨,雨还不小,等到6点多出门,雨已经不下了。到Harold挑了潜水衣,脚蹼,面镜,BCD,配重,当天人不少,三辆车挤满有30个人,不过有很多是浮潜的。车发动的时候,车顶篷布上积的雨水倾泻下来,把车里的人淋一身,不过大家都是来潜水的,只不过提前湿身了,也都不以为意。阳光出来了,还挺晒,路边是高大的芒果树,高高的挂满白白的果子,应该都成熟了吧。Harold的车是双条车,风声呼呼中,一路上车后面追随的摩托车无数,仿佛一直在追逐我们的车,然后借机超到前面去。到了Duin换螃蟹船去Apo岛,Harold的船很大,到了Duin又另外来了二三十个人,船上挤得满满当当。


Apo岛不远,没多久就到了Apo岛的海湾,跟潜导熟悉一下,穿戴好潜水衣,背上沉重的气瓶,准备当天的第一潜。Harold的船甲板很高,离海面大概有三四米了,以前还从来没有过那么高的地方往下跳,还小紧张了一会,直到跳到海里,被碧绿的海水环抱,紧张的感觉才消散。


放空BCD里的空气,一路平衡好空腔,随潜导潜往海底,这边的潜点不深,大概17,18米,到了快接近海底,觉得有点负浮力,于是点了一下充气阀。面镜有点雾气,就放了海水进来做了除雾,等做完除雾睁开眼睛,感觉好象不太对劲,好象处于水下5米的位置,头顶是明晃晃的水面,还听到船驶过的声音。手忙脚乱地护住头,扯BCD上的泄气罚,感觉停住了,但手一松,身体却控制不住地浮到了水面上。当时一阵紧张会不会得减压病,另外感到莫名其妙怎么会浮到水面,还有一点担心当天还能不能潜。五味杂陈中发现充气阀卡住了,一直在给BCD充气,这么坑的装备啊,真想骂人。不过好在充气阀也不是那种疯狂地充气,而规律的呼吸也没有憋气,憋气的话可能肺部要受伤了,想一想有点后怕。另外当时没有戴电脑表,戴了的话是不是爆表了要放弃当天的潜水了?


真在犹豫是不是该找找船游回去,这时候潜导上来了,帮我拉开卡住的充气阀,看我没有其它问题,对我说继续潜水。心里有点犹豫但还是继续了,看来下次一定要配一个潜水电脑表了。


又一次下潜,到了海底跟小伙伴们打个招呼,潜伴投来关切的目光,谢谢潜伴。这次在海底依然负浮力,但已经不敢再充气了,包括之后的两次潜水,都不敢往BCD补气,怕充气阀又卡住,负浮力的情况下只能依靠踢水来平衡。


Apo岛的珊瑚很美,海葵很多,象海底森林,小丑鱼特别大,很多都有手掌大小。拖着长长的背鳍,一身仙气的白吻双带立旗鲷也特别大,都有脸盆大小,围着我们转了一圈,慢慢飘远了。


之前的潜水中还没有把叮叮棒带下水过,这次可以带下水,除了偶尔敲气瓶,一次不小心碰到一条小丑鱼,好象也没有特别的用处。带了象拔,却也没有练习放一下。潜店的面镜好象不合适,很多时候压得脸痛,看来基本的装备还是要备齐。


第二潜海底的一片沙地,乒乓球大小的气泡一个接一个从沙地上冒出来,感觉象走进了一个气泡森林,很奇妙的感觉,不知道沙地下是什么动物,是蟹吗?一个个很均匀地分布着,大概每隔半米。


第三潜有点顶流,看到了不是很大的砗磲,用手拂动水流,它的壳会闭起来。看到一些小海兔,还有两只一米多长的海龟。潜水结束后浮到水面,又一次吐了,好象每次潜水开头都会吐,还是水底的压力不适应吧。


回程的船开出不久,就遇到一大群海豚,在船边穿梭跳跃,引得大家尖叫连连,特别是海豚跃出海面的时候,好象是故意逗大家尖叫,海豚有不同的跃出水面的方法,有跳跃式的呈弧度从前方落下,也有直上直下的跳跃,好象在努力跃出海面亲吻天空。


 

坐在船顶小睡一会,回到岸边,黑色的火山石沙滩颗粒松散均匀,踩在上面陷下去很多,看椰子树挂满椰子,今天发生了充气阀卡住这一点小小的突发事件后安然回来,并且没有耽误潜水,突然觉得这是好快乐的一天。


 

因为Harold和Scuba ventures接下来的一天都拼不到足够的人开通Oslob看鲸鲨加Sumilon两潜,不得已只好自己去Oslob看鲸鲨。



 


打个嘟嘟车100P到Sibulan码头,坐船到对面的Liloan,去程坐的螃蟹船,船老大很酷,五六十岁了,戴个墨镜,开船的时候嘴里含一个棒棒糖。第二天还是坐这个船去,刚开始没认出来,直到他戴上帽子墨镜,再含个棒棒糖,才发现是同一个开船的船老大。第二天还遇到一个乘客带了很多斗鸡,每只斗鸡用竹编的包装着,这竹编的包包甚是大气,如果挂个LV之类的logo,绝对可以成为街头时尚之物。包包遮住了斗鸡的头和身体,只露出漂亮的尾羽,鸡不时还鸣叫一声。


第二天去得稍晚,船上的小黑居然在船头挂了块篷布,可能是给船头的乘客遮挡太阳吧,但这样一来,船老大也看不到前面,所以这一路就是船老大在盲开,就象键盘打字的盲打,直到船快靠岸,才撤去篷布。也许这片海域船少,也许船老大熟悉这片海如同熟悉自己的掌纹一般,总之是让人惊讶不已的行为。


 

船靠码头,有好多小孩子在海里游泳玩耍,看我拍照,都快乐地大叫着跳起来,好快乐的童年,让人羡慕!


150P去Oslob,这里已是宿务岛,只是特别狭长,嘟嘟车沿着海岸线行驶,一路是耀眼清澈的海,半路上能看到Sumilon岛,就在海中不远处。


 

到Oslob乘小螃蟹船离岸不到100米,船工们让我们下船浮潜,在水里一下子看到鲸鲨,这个期待已久的庞然大物,在一口一口地吞咽着海水,心里立即激动起来,加上边上的人可能游泳技能不佳,虽然穿着救生衣,但划水踢脚的姿势仿佛是在争先恐后地往前冲,加上有点水流,不自觉地加入到往前冲的行列,希望靠近一点拍到鲸鲨,而不要拍到别人的手或者脚。


真在对抗水流往前冲,离鲸鲨却越来越远,一个回头,却看到后面有一条鲸鲨在水里潜游,于是转身离开大部队,当身边没有嘈杂,才发觉这悄悄靠近鲸鲨的感觉是如此美妙,不知不觉中跟随它潜游了很久。Oslob有大约10条鲸鲨,当努力前行却跟不上鲸鲨时,回头看看,也许有另外一条就在你身边。




 

 

 


当阳光和波纹投射在鲸鲨那美丽的黑白点皮肤上,它是如此迷人,看着它静静地甩动尾巴潜游,或者到水面觅食吞咽,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这温柔的海中巨兽,始终让人激动不已,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,没有看够,以至于第二天我们还再来了一次,并且选择了深潜。从体验上来说,深潜让人觉得在与鲸鲨同游的感觉更好,静静地靠近它,伴随它,细细体会它的巨大,它优雅的转身,它吞咽的力度。不象浮潜,有时抬头换气,穿着救生衣游泳,没有那种同游的感觉,但从拍照来说,浮潜更好,更容易拍到鲸鲨美丽的背,阳光和波纹的投射让鲸鲨的花纹如此美妙迷人。而深潜,基本上都拍到鲸鲨的肚子,而且深潜的光线也没有浮潜那么好,照片出来比较暗。


 

看完鲸鲨,在Oslob的海边椰子树下,躺在竹编的吊床上,喝点啤酒,吃点花生和芒果,晃晃悠悠消磨掉一个无人打扰的午后,是一种特别的幸福。


 

满足地回到杜马盖地,几天来寻找海鲜终于有了成效,买到了海胆,龙虾,竹节虾,膏蟹,苏眉,还有各种贝壳,新鲜的食材简直便宜得不敢相信,只不过餐厅的加工费会远远超过购买海鲜的价格,无论如何,对于吃货来说,这样就没有遗憾了。


去Siquijor的码头就是杜马市区的码头,慢船一个多小时,不知道为什么,一踏上Siquijor,就觉得这个岛比较闷热,闷得身上出粘粘的汗,这种感觉在杜马盖地没有,在Oslob没有,感觉这里湿度特别大,但岛上看起来挺旱的,很多地方的地上草是枯的,或者不长草,按理说离得不远,怎么差别那么大。


搭个嘟嘟车去San Juan,住在最边上的White Villas Resort,小小的resort只有6间房,设施都挺新。同船的一位日本妈妈带着三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也住在这家酒店,也许女孩特别喜欢粉色,她们乘了一个特别特别粉的嘟嘟车,而那个开粉色嘟嘟车的帅小黑就一直陪着小女孩们玩,第二天也一直陪着,也许是包车了,但陪小女孩玩,也得有特别的技能。


安顿好后,在沙滩上逛了逛,中午刚好是涨潮的时候,海水满满的,只留下一窄溜沙滩,沿沙滩走去,一个接一个都是小小的resort,草地上有一些小亭子,亭子里的桌上和椅子上躺着懒洋洋的狗,人走过都懒得瞧你一眼,还有些狗在沙滩上刨出很大的洞,然后蹲在洞里凉快,狗狗们过着神仙狗的日子。


 

走到Coral Bay Resort门口,一棵椰子树上挂着一根长绳子,一帮小孩在荡着玩,从椰子树上荡开,然后在海面上跳到海里,争先恐后,乐此不疲。一个十来岁的小黑玩着不同的花样跳入海里,后来还表演了连续的三个后滚翻,感觉这玩耍的童年如此幸福。


Coral Bay Resort的后院有一个儿童游乐场,不过所有的材料都是天然的木头,很特别,不象城市里的是用铁和塑料做的。边上的一辆Jeepney车头固定着一个椰子壳,边上伸出两只巨大的鹿角。据说在菲律宾没有同样的Jeepney,这个椰子鹿角的Jeepney确实够特别的。


沿着小径走到公路边,去Dagsa餐吧吃饭,这个餐吧好有情调,高高的敞开式的木质房子,靠在巨大的原木做成的椅子靠背上抬头望去,粗粗的藤从柱子边往上爬去,整个屋顶下面都是绕来绕去的粗藤装饰,一种刻意做出来的天然,却又不着痕迹,屋顶下挂着大大小小的藤球做成的灯,门口最醒目的就是三个藤球,而后面的篱笆外面就是森林。


吃完中饭往回走,安静的村落静静地在躺阳光底下,看到院子里沙质地上有掉在地上的椰子壳,不过这个椰子壳已经有根茎破壳而出长成了一棵小树。Siquijor就是这样一个连院子里的椰子也没人摘的地方。


觉得闷热,午后的阳光又特别晒,于是回去洗洗睡觉。到5点钟出来沙滩拍照,虽然太阳西斜,但感觉还挺晒,不过太阳落得很快,到6:30基本都只有晚霞了,所以拍照的话要抓紧。


 

 


 

这里是著名的日落沙滩,日落特别美,但日落特别短暂,太阳下山之后,很快就天黑了,黑黑的椰子树和黑暗的天空形成美丽的剪影,而大颗大颗的星星挂在椰子树稍。对比我们在城市里,很少看到日落,就算日落后还有一段时间天还挺亮。在这海边是黑白分明的世界,而我们的城市却是调和的灰,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


第二天5:30出门拍照,天空已经很亮,而太阳很快就出来了。当阳光穿过椰子树的间隙,皮肤在早晨的阳光下呈现美丽的暖色,对比海边停泊的蓝色小船,这一幕简直美极了。不过早晨适合拍照的光线也是转瞬即逝。


 

 

吃完早饭在椰子树下竹编的吊床上晃荡一会,微微海风中发发呆,或者小睡一会,看看沙滩上懒洋洋的神仙狗,此时此刻觉得自己也成神仙了。


没有去环岛游,也没有去寻找神秘的巫医,安静而又懒散地消磨两天,这是我在Siquijor喜欢的方式,懒散如岛上的神仙狗一样懒散。


回到杜马盖地,终于还是要踏上回程了,早上去LEE Plaza买点带回来的东西,这里的LEE特别便宜,不过开始时买了山寨的Mr.Lee,转到一角才发现真正的LEE,后来在LEE营业员的帮助下退掉了山寨的Mr.Lee。Mr. Lee的商标和LEE很象,不比较的话可能发现不了买了山寨货。相比于国内买LEE,大概便宜三分之二吧。


下午5点杜马盖地的飞机,而晚上12点已经在上海了,对于需要转机的行程,已经是非常高效了。


七天的行程,一天Apo岛潜水,两天Oslob看鲸鲨,在Siquijor消磨两天,到的第一天市内逛逛,最后的一天shopping买东西。连机票还不到七千,如果抢到促销的机票,甚至还能省两千机票钱,这真的是一个三千元就能玩一趟的地方,相比于国内的很多海岛,性价比不知要高多少倍。套用一个玩家的话:TMD我来晚了!


来源:难免彷徨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duches遇见 转载了此文字